千面奸魔外传-飞天银狐(1)

收藏发布页永久找得到家 www.tmcav.com


名字∶千面奸魔外传-飞天银狐(1)
作者∶夜叉

过去

----------------------------------

当他赶到时,只见她浑身是血的被悬在七八尺的半空中,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烂
不堪,被凌辱的痕迹处处可寻。他提了一口气,弯腿一纵,便飞到她的身边,
将她解了下来!飞天银狐的轻功果然不是寻常人能想像的。只见她躺在他的怀
中,微微的张开苍白而无神的双眼。带着痛苦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她那两片苍
白的薄唇中挤了出来。

『你┅┅要┅┅好┅┅好┅┅照┅┅顾┅┅你┅┅自┅┅自己┅┅,不┅┅不
┅┅要┅┅像┅┅我┅┅一┅┅样┅┅,辜┅┅负┅┅了┅┅爹┅┅爹┅┅的
┅┅期┅┅待!』说完这句话的她,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哀怨的咽下了最后一
口气。

他紧紧的抱着她那渐渐散温的身体,像是要抓住什麽似的紧紧的搂着,眼中也
流出了他从不曾流过的液体。那微咸的水珠滑过他颤抖的脸庞,落入他轻声喃
呢的嘴中。突然,他仰面狂叫着∶『啊~~~~~~~~~~~~~~~!』

************

『啊~~』原来又是那个梦,那个缠着我长达15年的梦,和那刻骨铭心的回
忆。被惊醒的我,已没有丝毫的睡意。在这个凌晨3点的早晨,除了『那里』
,实在也没有别的地方好去了。在决定好去处之后,我跳下床,悄声的绕过我
的室友,换上了我很久没有穿过的夜行装,从窗户闪了出去。一路上并没有多
大的阻碍,也没有什麽人看见我的奇装异服。我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像一
阵风似的到达了我的目的地。我二话不说,以一个燕子翻身就上了五楼,用倒
挂金钩的姿势悬吊在一间房间外的排水管上。那房间的布置是我所熟悉的,乳
白色的墙配着几张美少女战士的海报,墙角的书桌上摆满了作业簿和小女孩用
的首饰盒。书桌旁摆着一张以粉红色系为主的单人床,从突起的棉被可以看出
有人睡在那儿。我静静的注视着那位躺在那张摆满洋娃娃的床上,睡的正香甜
的一名15岁小女孩。突然,我听到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从屋顶传来,当我往我
的脚跟方向一看时,一个黑影正以大鹏展翅的姿势,凌空飞跃而下。就在他到
达我的身边不远的水管后,他突然翻了一个身,以神龙摆尾的收势用脚尖钩住
了水管的连接处。好轻功!当来人露出这手后,我更确定他的身手不凡而全神
戒备着。突然他伸出手来指指阳台,并对我说∶

『我们上去谈谈!』说完便以一个鲤鱼打挺,翻上了六楼的阳台,接着几个飞
纵便上了楼顶。

当我注视着他的离去时,才觉得他的身影和声音好熟悉,好面熟,好像是在哪
里见过,他的轻功更是和我同宗,想必不是敌人。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上去
就上去罗。随着我的思考,我也已经到了屋顶,只见那人已经拿下他的口罩,
他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室友,幻!原来他早在我下床之前便被我的叫声吵醒,
之后便一路跟踪我到此。他以奇怪的眼神注视着我脚下的一张纸,接着以一种
扭曲的面孔看着我,最后像是忍不住似的爆笑出来,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到∶

『天ㄚ~我最亲密的室友居然是一个恋童狂!上帝ㄚ,佛陀ㄚ~我管你是什麽
神的,快救救他吧!嘿~嘿!我还以为你不近女色是因为你是个磨镜的,原来
是为了这个娃娃ㄚ!可怜学院那堆美媚还以为你是单身的!真是浪费帅哥~不
过你掩饰的还真好喔~好到我都猜不出来!你这恋童男,自从上次救过人家以
后就在做这码子事了吧?哈这小美眉哈很久吧?上次人家被车撞你救,被人非
礼你出面,你┅┅』他一边说还边做姿势,但是说的太过分了,使得我不得
不打断这话题。

『喂!你不要乱说话!小心我会海K你一顿!』我用一种警告的口语回应着他
的问题,不过他似乎不领情!就在我刚说完时,他反驳回来∶

『我的一切你不是也知道?那交换一下,我也要听听你的!最好说的感人又动
听一点否则┅┅我就把它公诸于世,外带你有恋童症一事!哇~哈哈哈~~还
有那一招飞上五楼的东东我为何没有学到?你当老师的还留一手?烂人!你是
怕轻功被我干掉吗?羡慕我的天资好就说嘛~!你说了的话,我说不定还会原
谅你。但是现在来不及了,除非你请我吃神户牛排!』

我啼笑皆非的看着他,看着尚带稚气的面孔,透露出一股认真的神韵。我想,
告诉他也无访,我对他说了一声回家再谈后,就纵出了大楼。就在我回到家的
不久后,他也赶到了。我念出一段咒文,将声音封在周围两公尺内后,便开始
说书了∶

『也许你不相信,我是从别的空间来的,在我住的空间中,我们管我们的世界
叫同生空间。两百多年前的事了,那年┅┅

************

『妈妈~爹爹去哪了?』只见一个不满十岁的小男孩正凝神聚气的反覆学习着
高深的咒文。那教导他的少妇长的真是标致,一张瓜子脸配合着星辰般的明眸
皓齿,额前金黄色的留海更将羽族特有的标志和四措淡紫色的逆发毫不保留的
衬托了出来,在菊黄色的衣服下的身子亦是凹凸有致。

『你爸爸除魔去了,预计是今天回来。不要多说话,赶快把这闪光咒文练好!
等一下回来爸爸考试时你才不会又挨罚!』

只见那小孩双手交叉握住,右手的中指伸的挺直,指尖微微透出金光。就在此
时一道蓝光突然划过天际直射相小孩的脚边,在一阵惊叫声和爆炸声后,一个
身影从爆炸的烟雾中走了出来。是那小孩的爸爸,海克南!他全身被烧的焦黑
,一张俊俏的面孔也被炸的血肉糊。他无视于肉体上的创伤,飞快的站起,
并对向他奔来的女子大叫∶

『爱琳依玲,快将帕非特翔带往第三度空间!魔王军已打破了封魔壁!不要管
我,你们快走!!』说完便又化作一道蓝光,向北飞去。

只见那女子呆了一会便抓住那小孩的手,说到『卡卡达特儿~瞬间移动!』说
完他们也化作一道蓝光,消失在天空中。

************

相传日本的京都外,深山中,有个伊贺谷,谷中住着忍者伊贺一流的高手,不
少人想去拜师学艺,只是从来就没有人可以发现它后,还活着走出谷的。不是
被杀,就是拜师成功。

一大清早,当太阳的光刚刚照到屋檐的一脚时,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童以极快
的身法闪入伊贺谷的界线中。就在那一煞那,两支飞镖已追随那女子的身形,
旋风般的卷到她的面门!但不知为何,那两支镖已在一瞬间消失!随着镖的消
失是两声惊呼和两个从树上摔下来却毫发无伤的忍者。而那女子的身形也没有
丝毫的怠慢的向谷中禁地逼近。在众人无法抵挡的情况下,她的身影已来到了
伊贺谷的大殿。就在她进入大殿后,一阵旋风向她逼近,旋风中的老者拿着一
把明晃晃的长刀,分别向那少妇的面门,心口和小腹刺去。那三刀像由三人使
的一般,完全是不同的劲道却是同时到达要害!而那少妇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
手法用她的手指将那三刀以弹指绝技弹开!不待那老者使出下一招,少妇的手
中以多出了一炳羽扇,以一招云摩三舞攻向老者,而那老者也将他的宝刀卷出
三个小光圈,企图包住那若隐若现的羽毛。就在此时,所有的忍者已经聚集在
大殿之中,关注着这场『凤』争虎斗,而那小孩也坐在一旁,不停的为母亲加
油。三十招后,那老者已经被逼的使出阵谷绝技-柳叶回光剑!只见他每一剑
均是由无法想像的角度挥出,以划成一道道弧形的剑气攻击着那少妇!只可惜
,他的每一招攻手都被她轻描淡写的以羽扇化去。又过了二十招后,老者已经
开始汗水淋漓,疲惫不堪。当少妇使出一招龙凤双飞,以羽扇和龙爪手分别攻
向那老者时,老者已经明显的精疲力尽而无力护身!就在此刻,另一把刀无声
无息的介入了这场比武,架开了少妇的羽扇!这把刀的主人正是伊贺谷的谷主
风间小次郎。那少妇面不红,气不喘的向他行了一个礼,开口问道∶

『你就是谷主?』

『不错』

『我要请你收我儿为徒!』

『为何?阁下的武功并不在我之下』

『我时日无多,只求他能够成才,为我族报仇』

『他天资如何?叫他过来』

随着小孩靠近那男子时,他也伸出了手,搭在那小孩的脑门上。过了不久,他
的脸色从漠不关心到敬佩再到惊奇!他惊奇的是这小孩的浅能像是汪洋大海般
的无法测量,而他的天资之好,也是百年难得一见!他强压下心头的震撼,慢
条斯理的说到∶

『我族秘术是不传外人的!』

『那他将会是唯一的例外!』

『你在命令我?』

受不了她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的他,在一瞬间劈出了一刀,快速绝轮的一刀!
而她却在那一刀劈落之前,先以骇世惊俗的速度扣住了他的脉门!他只觉得手
腕一紧便没有馀力将那刀劈下了。在谷主受制的情况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有一支扫把飞向那少妇!可惜那扫把在她的面前两尺处便被一鼓无形劲气
击碎。随着扫把而从人群中跳出来的是一个大约十五岁的娃娃。只见她毫不畏
惧的指着少妇的鼻子大骂∶

『你这疯婆子!还不赶快放开我爹爹?想要我拿茶壶砸你吗?』

『莹子,还不快退下!』

『可是爹爹┅┅』

『退下!』

『是!』

就在那小女孩退下去时,少妇的手也松开了。此时风间谷主也觉得那孩子有发
扬他们伊贺宗并在十年一度甲贺伊贺武术大会上为伊贺宗争光的可能性!目前
甲贺宗已稳坐忍王宝位数十年,使得伊贺人才凋零,积弱不振。想来想去,似
乎是百利但有一害!就是如果那小子的仇家很硬,伊贺就有被拖下水而灭亡的
可能!结论是先收再说,反正他还小,不一定记得仇家这件事。想完后,风间
谷主就对那少妇说到∶

『收他是可以,不过要跟我姓,成为我的义子!』

『行』

『他的名字是?』

『他叫“翔”』

『好名!翔,你以后就叫“风间翔”知道吗?』

『翔,妈要走了!记得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我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母亲!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日她离去时,
抽泣的背影!』

『但是那和你的恋童癖没有关系ㄚ!』

『废话~我还没讲嘛!你少插嘴啦!』

『你自己爱乱卖关子又讲一堆有的没有的!还说我!!』

『就在6年后,当我17岁时,十年一度的甲贺伊贺武术大会开始了┅┅!

************

紧张紧张,刺激刺激~到底在武术大会上发生了什麽事情呢?千面奸魔的好友
真的是恋童癖吗?缠绕着他的恶梦又是什麽呢?他的母亲又何处去了呢?千面
会在这集中做出什麽『好事』吗?那小妹妹的身份又是什麽?为何回得到银狐
的特别照顾呢?

************名字∶千面奸魔外传-飞天银狐(2)
作者∶夜叉

武斗大会

----------------------------------
十年一度的武斗大会又要到了!一如以往的惯例,武斗大会的地点是东瀛魔都
-东京上野的浅草的郊区的一间私人武馆。为了这次能雪耻,伊贺一派早在4
个月前就开始了集密的特训。在伊贺的发源地-云谷(又叫伊贺谷)中除了持
续不断的发劲声,喘气声外,最大声的莫过于谷主-风间小次郎的怒骂声!而
怒骂的对象似乎都是同一人~~~翔!

『翔~你那是什麽?猫步吗?(CATWALK)人家是虎跳深渊,你是啥?四脚
朝天!我看再这样下去的话,你就不要去大会了!省的丢人现眼!』

『对不起,我会更努力的』

『好了好了~下去擦药吧!』

『是』

每天不停的练武,练气,修身,养性几乎占满了翔所有的时间!不知不觉中,
翔也十七岁了,在这六~七年的苦修中,翔的地位也从入门跃升到首席弟子的
地位去。虽然有不少人看不顺眼,也有人失宠,但大致上他的生活还是一番风
顺!直到有一天┅┅

************

当翔练完武时,已经是深夜了!而此时他正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慢步向云谷
中唯一的澡堂移去。当他已除下他的衣服后,他才发现已经有人在浴池内。好
美的身材!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练武的人应有的身材,雪白的肌肤被水气衬托的
有如白玉一般,宽窄适中的肩膀配合着纤细的脖子,天仙般的面孔,真是人见
人爱。她坐在浴池旁洗刷她的身子的每一个动作都挑逗着翔那未成年的心,刺
激着他的每一个细胞!直到翔发现他从来就没有在谷中见过她!她是谁?翔问
到∶

『你~~~你是谁?』

那女子被翔的声音吓了一跳,她转过身来,怒视着翔。翔见她不回话,便又问
了一次∶

『你是谁?』

不用回话!那女子拿起脸盆就往翔的头上灌下。可怜的翔,因为练武而耗尽真
气的他,根本禁不起几下重击,就在翔体力不支而昏倒之前,他清楚的听到一
句话∶

『连你莹子奶奶的身体都敢看┅┅』原来他就是谷主的女儿,风间莹子!

她在五年前便被送到东京去念书了。今天是她的大学放假的第一天,她为了要
参加武术大会,特别回来修行的!

等他醒来时,他发现他的头枕在一块柔软的垫子上。当他张眼一看,他发现那
不是垫子,而是那女子的大腿!不待他回应,那女子一见到他醒过来便将他从
她腿上推下来,一边穿上她的外衣,一边骂到∶

『装死的小子,下次要再吃我的豆腐,我就杀了你!不要以为爹爹喜欢你,你
就可以胡作非为!』

『我~』

『武功这麽烂还不好好学,一天到晚就想女色而已。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她就
走了。留下翔一个人在浴室中发呆。

************

『听说今天云谷来了几位客人哦!有个女的耶』师弟对我说到『你不去看吗?
好像很漂亮哦!』

『不去!!』

『别这样嘛~好歹我们也是师兄弟,你那麽无情干嘛?』

『┅┅(不理他)』

『师傅也太过分了!人家十五年才学得成的云谷十三景他竟然要你一年练成?
我光练那虎跳深渊就练了一年才合格的!别练了啦!去偷看还比较有趣。』

『算了吧,我今天没练成这招的话,又要罚潜水!你又不是不知道云谷冰河
有多冷,等会小弟弟都冻坏的话,还谈什麽美眉?要去你自己去!』

『难道你有人了?是谁??麻美吗?上次看你在教她的时候你┅┅』

『别乱说!我┅┅』

『翔~~!爹爹招你去见客!』突然,谷主的女儿,风间莹子的声音从他的头
顶传来『还不快走!讨骂吗?』

『是!莹姊。我这就去!』说完就化成一阵蓝烟,向大殿奔去。而跟随在蓝烟
之后的一条紫影也在瞬间化作一道紫光,向大殿射去!翔边跑边想┅┅见客?
为何要我见客呢?难道是要将我卖给什麽集团吗?还是要为我相亲?不管那麽
多了,先看看再说!

************

『他来了!翔,见过甲贺的宗主~“忍王”天道三宪!』

『晚辈参见天道先生』

『好说好说!还真有礼貌』

说完忍王就别过头,继续和谷主说话,不再理会翔了。只见翔呆呆的站在原地
,不知道是离开好还是留下好!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他闻道了一阵香味,
一阵幽香。他随着香气的方向一看,看到了站在忍王之后的一位少女,而那少
女那双会说话的双眼正在对他发射阵阵秋波!

『这是我的入室弟子之一,我想让她留在此处学习几天,不知你意下如何?』
忍王问到。

『没问题』??这真是欺侮人嘛!留一个奸细在此考察我们的武术吗?回头
就把她打发给那些三流弟子去,让她一辈子也探不到我们的底。就当小次郎在
想的时候,忍王又说话了∶

『我想让她跟这小子在一起,反正他们的程度差不多,切磋起来也比较不会受
伤。』一讲到此处,小次郎的面色登时惨白!因为这样的话,他就无法教翔更
精深的招数了,他的秘密武器之计也成了泡影!但是忍王的话又不好反对,只
好先答应再想办法把她赶走吧。

『好ㄚ~我想翔也不会反对的,是不是ㄚ?翔??』快反对吧~~为师的求你
啦!但是老天爷总是爱作弄人,此时的翔早已被那女子迷的头昏脑胀了!他一
听到师傅问他好不好,连问题都没有弄清楚的他早已频频点头还说到∶

『一切由师傅做主!』

唉~~没法了!就听天命吧!还剩下一个半月,

『那就好!翔,你们先下去吧!』

『是』

翔,千万别被迷住了!为师这次没办法帮你了,你自己好好加油吧!就在小次
郎这麽想的同时,有个人也不放心的跟了出去。

************

接下来的两天,那女子如影随形的跟着翔,包括吃饭,睡觉。虽然翔也不愿意
但是他却无法对那女子做出任何反应,好像被她吸引住了!他无法静心下来练
武,也无法继续练气功,师傅又好像不再教导任何新招似的,只会叫他自修。
看来,今天又是浪费掉了!回房睡觉吧。

当翔一进到房中,就看见那女子(菜菜子)正坐在窗口,手中拿着一只信鸽!
难道她要传什麽私信出谷吗?虽然他飞身而上,但是也无法追上已飞走的鸽子
,尤其是当她抓着翔的脚。翔二话不说,回过身去就要去禀告师傅,但他的身
子却在回身的时候,失去了知觉!翔中毒了?他无法开口说话而神智也渐渐地
迷糊了起来,更重要的是,翔的身子有如 入火窟般的炽热。

『你中了甲贺忍的独门秘药-三插极乐散!此药的威力之霸道是无人可以抵挡
的,运功只会加强药效而已。如果你在两个时辰内(四小时)无法达到三次高
潮的话你就会全身血液逆流,爆筋而死!』她一边退去她的裙子,一边说到∶

『死状有如马上风,不会有人怀疑是我的!可惜的是,中此药之人会全身无法
动弹,有如死尸一般!直到药效过去或者死亡!所以你想点穴或自尽都是不可
能的!』此时她下身的衣物已经完全除去而翔的身子也彻底的麻痹了!翔感觉
的到他的血液也完全的集中在一点,使得它雄壮无比。

『现在,我要和你干一次,然后由门外的那条母狗来带你迈向第二春!最后我
会让你死在自己的床上后再向你们的宗主说你练功走火而强奸我!完美的计划
吧?哈哈哈~~~~』

她说完后就骑到翔的身上来,挑逗着他的肉棒,他那不争气的棒子却在她的挑
逗之下变得更加坚硬了!随着他的肉棒的勃起,她的阴户也流出阵阵的淫水。
她用手指挑逗了一会后,变弓下腰去,用她的小嘴吸允着他的棒子!她那精湛
的舌技配上有韵律的摇摆,迅速地将翔带上高峰!就在他要射出时,她却以她
的手指压住翔的精管,使他的精液无法流出而倒流回去。

『如何ㄚ?我的口技不错吧?精液倒流的滋味如何?放不出来很痛苦吧?』

要是他能够动的话,一定打的她满地找牙吧?接着她又骑回他的身上,用他那
炽热的棒子抚摸着她的小穴,虽然我的身体动弹不得,但是官感都还健全!他
完全可以感受到她那柔软的荷包嫩穴在他的龟头上不停的磨擦着,翔越是想抓
住她,狠狠的干她一顿,他心内的欲火越是旺盛。直烧的他有种窒息的感觉却
又无能为力!翔怒视着她,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乱刀凌迟!只是他的小弟却
越来越想要向她求饶,想进入她的体内。翔觉得他的身体像是要爆开来般的抽
动着!就在翔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翔感到他的小弟被另一股火焰包围着。他
睁眼一看,发现她终于也承受不了性的诱惑,烈火的煎熬而将他的精钢锥缓缓
的插入她的小穴中。

『啊~~~好舒服ㄚ~』

翔眼看着她那带着微黑的乳晕的胸部上下摇摆,听着她那淫邪的叫声。

『啊~ㄚ~~啊~~用力~~嗯~~~好~~~~再来~~~~ㄚ~』

一切听起来都像作梦一般的荒谬,但是他却千军万马般的感受到了!她的阴道
和小贝随着她的摇摆额不停的收缩,舒张着。夹着翔的小弟,一步一步的迈向
他们的第一次高潮,翔的第一个高潮!每当她用力的坐下来,他的小弟总是会
插到她的子宫内,撞击着她的子宫壁。她也因为那些撞击而频频高声淫叫!

『嗯~~喔~~~ㄚ~~哈~~~好鸡巴~~~~喔~~~我~~』

每一个音符撞击在翔的耳膜上,都会将他的理智减退一分。她的淫液也随着增
加和抽插而流了出来,流的满床都是。经过润滑后的肉条更是滑不留手,将每
一次抽插的速度都提到了最高点!阴户内的皱折更是将他的大条儿刮的好不舒
服,直想射精。可是每当他想发射时,她都像知道一般的停了一切动作,直到
翔不想射为止。翔就这般的迈向高潮,退回,再迈向高潮,再退回,持续了最
少有一个时辰以上。直到她也忍耐不住,开始了快速的连续抽插,旋转。就在
她开始快速抽插之后,她的阴道也越来越紧。最后,就在她达到高潮时,

『啊~~~~~~~~~~~』

她的阴户也收缩到了极限,她的阴蒂也随着她的尖叫而放射出阵阵阴精,冲击
着翔的龟头。翔也在那强力的冲击之下,射出了他的第一发阳精。火射的精液
在她的阴户内燃烧着,他的肉棒也有如洗温泉一般的泡在里面,直到她回过神
来。她拔出了翔那还没缩小的阳具,将他踹下床后变走了下来,对他说到∶

『我现在就去带那母狗进来,你可不要偷跑了喔!哦~我忘了,你已经中毒了
没关系,我马上回来!』

********************名字∶千面奸魔外传-飞天银狐(3)
作者∶夜叉

**很可惜,此篇并没有色情**
注明∶“”代表思想,并非真的说出口。
『』代表说话。武斗大会前夕

----------------------------------

话说阿翔就快被母狗玩了!~~~

************

“糟了~~那妖女就快回来了!到时我就┅┅不要!我绝对不要!”

翔一想到那妖女回来后,他的下场,就直冒冷汗!可是又有什麽办法呢?他既
动弹不得,又讲不出话来,想求救也没办法。就在此时,有一阵脚步声慢慢的
像房门靠近。他听的出来是几位师兄正要回去他们的房间,可惜的是,不论他
如何的努力,他的口舌也无法移动半寸。随着夜晚的来临,他,已经渐渐地绝
望了。绷紧的神经也渐渐地放松了,他已经意识到他的命运是无法转变的。

碰~!

随着窗户的开启,一道紫影也闪了进来!是莹子!?翔已经无发分辨出来者是
何人,即使是在他的眼前!他的视神经终于也遭到了极乐散的破坏。

『翔~!发生什麽事?翔?!回答我ㄚ!』

“真的是莹子姐!”从声音中分辨出是莹子的翔感到无比的安心!他相信,莹
子一定会想办法救他的。现在,只差尚未告诉莹子菜菜子是幕后的黑手了!就
在他被来者扶起之后,身后又传来一道声响和一声声的喘息。是菜菜子!她带
着公狗回来了?!原来菜菜子找不到母狗,只好将公狗带回来,企图鸡奸翔!

『菜菜子!他怎麽了?你对他做了什麽?』

『我没有ㄚ!师姊!他被人下了毒!我正要带阿狼来嗅嗅入侵者的气味!』

菜菜子一边说着,一边带着阿狼,煞有其事的向莹子的方向移动,莹子在不知
情的情况下,让菜菜子带着阿狼,慢慢的接近她和翔的所在地。随着菜菜子的
接近,莹子的不安也渐渐增加。从她握着翔的手中,她也察觉到翔在不停的发
抖,而他的红光满面和那根的突起也不似有任何中毒的迹象。她不经意的见到
那勃起之物后就连忙别过头去,偷偷的注视着他。而他像完全没有感觉似的,
呆呆的躺在她的怀里。莹子哪里知道翔的心正在怒吼着,希望着她能够察觉菜
菜子的阴谋。

此时菜菜子已经在眼前,而她也在准备,准备着暗算莹子。就在莹子站起来时
菜菜子突然冲上前,想要点倒莹子!只可惜,莹子早已从许多不寻常的气氛中
将自己的反应提到了极限。菜菜子的出手亦在莹子的预料之中!

『菜菜子!果然是你!』随着声音,莹子的身形也弹上空中,躲过那致命的一
击。菜菜子也不愧是忍王亲自训练出来的杀手,再莹子躲过第一击那一瞬间就
追上去,展开了第二波攻击。莹子也在空中移位时摆出了攻击的架势,两人就
这麽打起来了。

************名字∶千面奸魔外传-飞天银狐(4)
作者∶夜叉

残废菜菜子

----------------------------------

『忍术-诛仙标!』随着声响,菜菜子的手中的十字标有如一条银色的彩带,
席卷而来。好高明的手法!一出手就是六连发,但在空中的莹子也非等闲之辈
。就在刹那间已消失了芳踪,六发十字标皆钉在墙上。房间里充满了两人的身
影。当菜菜子祭出背后的长剑时,莹子也不甘示弱的拿出一对一长一短的鸳鸯
刀。伸手一挥,便砍向菜菜子的要害。菜菜子回刀招架,两刀相接,激起阵阵
火花。

两人从房内打到大厅,打的难分难舍,路人遭殃。许多学艺不精的下级忍者在
无可闪避的情况下,成了菜菜子的挡箭牌。无可奈何的莹子一次又一次的收招
,以免自己人受伤。却使菜菜子占尽便宜。一时之间,竟无人可以将菜菜子制
服。

突然,菜菜子的身后多出了一把刀,明晃晃的长刀。寒冷的刀光毫不留情的在
菜菜子雪白的胴体上飞舞着。当她回过神时,已看见小次郎站在她的面前,背
后的刀,已然回到刀鞘里。几股血花,从她的手婉,脚踝和肩骨喷出。她的身
子也软了下去。她,被废了!

『此战已显出了我们和人家的差距!一个间谍就可以将云谷搞得鸡飞狗跳,你
们还知不知耻?』小次郎大骂着。『回头通通去冰河潜水练气!』说完头也不
回的走了。为了泄愤,众人将菜菜子绑了起来,带回房间去凌辱。莹子也飞快
的跑回翔的房间。

一进入房间,就见到翔还是很无助的躺在地上,脸色越来越差。眼看四小时的
时限就快到了,翔也不知到达过几次高潮。眼下又没有任何女子,只剩下自己
一个人。

她走向翔,用手握住他涨大的阴茎,来回抚摸着,搓揉着。最后,以她的樱桃
小口,含住了翔愤怒的大火炮,以舌尖不断的刺激着炮口。由于没有经验,使
她常常呛到自己,但是她毫无怨言的继续抚弄着,吸允着。翔在自己心爱的人
的抚弄下,很快的就达到了高潮,射出他的第二发银弹。莹子毫不犹豫地就将
它们吞下,只求赶快做完。可是达到过两次高潮的翔,无论如何抚弄,就是无
法迈向第三波。

莹子一急,便命翔闭上双眼。只见她轻解罗衫,慢慢的跨到翔的身上,以自己
的手来引导翔的火枪,进入她的后庭。但是她没有做过,所以紧的插不进去。
一连试了几次之后,都还是没有用,由于紧张,使得她的后庭实在是缩的太紧
了。最后,她狠下心,将棒子对准动口后,闭紧双眼,用力的坐下去!在后庭
强行扎入异物的痛楚使她不禁频频抽气,但是她还是继续上下运动着。随着抽
插,丝丝鲜血也从她那撑大的小洞中流出来。翔感觉到有一股热力紧紧的将他
的棒子包围住,他一睁眼,就看到自己的棒子插入莹子的菊花内,棒子上还带
着血丝。他的棒子在她的体内蠕动着,而她的菊门也紧紧的夹住他的火炮,不
停的磨擦着他的分身。很快的,他就射出了最后一发要命的银弹。莹子在此时
也受不了那种有如被木条从后庭刺穿的痛苦而昏了过去。

就在莹子复苏的时候,翔的知觉也开始慢慢的恢复。他以缓慢的动作,将自己
的手,移到她的背后,搂着她。没想到莹子完全清醒后便很快的脱离他的拥抱
,站起来穿上衣物。对自己自言自语∶

『我不是喜欢你!我只是因为情势所逼┅┅』

说完莹子便逃离现场,只剩下翔独自躺在那,心中充满了疑惑。

菜菜子被众人五花大绑,吊在房间内。由三个人一轮,不停的插着她的小嘴,
密穴和菊花。很快的,菜菜的的身上中满了众人精水,她自己的淫水。她后来
因为过度奸淫而失神,呆呆的让众忍者强奸。休息过再回去干她的人也有不少
,多者高达五六次。之后她便被丢出谷外,任由她自生自灭。

五天后,大家都已经从菜菜子事件中回复,翔的武术特训也再度开始。一切都
是那麽的正常,那麽的平静。直到一天,小次郎接到一封忍王的飞鸽传书,指
明要与小次狼共商武术大赛办理一事。小次郎随即明白这一行是羊入虎口,有
去无回。不去,又摆明不尊重前辈立下的规矩,不重视忍王的地位。有口难言
的小次郎,独自封入静心堂,以求一个完美的解答。

正在静心堂打坐的风间小次郎突然感觉到一阵异样!不由分说就运起了内功,
以猛虎狂啸发出一道音壁,震向四面八方!静心堂上的瓦片也随着音波而震动
着!

『来者何人?』随着猛虎狂啸的爆声,风间小次郎身上的松弛的肌肉也在一
瞬间绷紧!能够进入他周围十尺之内,还没被发觉的,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晚辈是来送信的!』此音未了,一道紫影和一道白光便由静心堂的一根柱子
后闪了出来!

小次郎一边戒备着,一边看着来人。从他那紫色的面罩后,透露出一双年轻的
眼睛,从他沉稳的呼吸声来看,他的浅入并没有多困难。由此可见他的实力之
深厚,绝非伊贺一门中任何一位次代弟子可以比拟的!尤其是他身后的还带着
一位身着白衣的小女孩,可见那不满十岁的娃娃的轻功也非一般人可想像。紫
衣人出是一块令牌给小次郎看,小次郎一见到那令牌便松了一口气。
那是天野宗的天字令!

『家师天野先生认为你此宴万万不可去,否则伊贺一脉就要断送在您手里!』

『哦~?天野兄认为此行不可去?』

『家师认为弟子应与前辈同行,以好打个照应!』

小次郎一面打量着这位年轻的小伙子,一面暗暗赞许。他骄傲也是有道理的!
最少他的修为也会在实战中,给小次郎带来很大的优势。他已经练到精华内敛
神采自发的境界,这种修为不是十年以上的苦修是办不到的,除非天资特异,
有如翔一样。小次郎越看是越满意。

『这位小弟如何称呼?』

『弟子是天野宗门下三弟子,紫龙忍者-巴比,叶贺罗!』

『叶贺罗“YEHELO”?那不是欧洲有名的黑道帝王°°终响叶贺罗一家的姓
氏吗?家父如何称呼??』

『风间谷主果然是耳目灵通!家父正是终响“JOHNSON”』

『小兄弟原来是道上有名金毛狮子-叶贺罗地狱!难怪有此身手!真是虎父无
犬子。』

『多谢夸奖。』

『那后面的小妹妹一定是天野兄常常提到的掌上明珠-小夜夕子了。真是可爱!
想当年,我女儿也不逊色,一样的纯真,可爱。』

紫龙忍者脱掉头上的面罩,露出他一头亮丽的金发。在此时,翔也闯了进来!